雷霆万钧读音
首頁 > 新聞資訊 > 鞍山新聞 > 正文

【城市記憶】留住“汪家峪”的那份鄉愁

摘要: 至今,昔日的汪家峪村已變為高新技術開發區,這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還不知道,被自己稱為“綠色智慧城”“鼎祥花園”“紫云山莊”“山水家園”的這塊土地,有過一個村莊叫“汪家峪”,曾經有過重要的考古發現。

“等我們這一代人去了,誰還會記得汪家峪村的歷史?”1994年,鞍山市汪家峪村農民張甲齡擁有了一個門牌號:鞍山市高新區汪峪街道新峪社區64棟,并同時擁有了一個城鎮戶口。

1993年11月,汪家峪村撤村,作為當時汪家峪村張氏家族“比較有文化的人”,張甲齡耐心歷數各家祖輩,從此開始了歷時二十年的家譜收集整理工作。

至今,昔日的汪家峪村已變為高新技術開發區,這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還不知道,被自己稱為“綠色智慧城”“鼎祥花園”“紫云山莊”“山水家園”的這塊土地,有過一個村莊叫“汪家峪”,曾經有過重要的考古發現。

downLoad-20191119080956

2006年,在汪家峪村土生土長的張甲齡,62歲了,由他整理的《汪家峪村張氏族譜》完稿。他說:“我想做些能留下點東西的事情,讓下一代年輕人還能找到、想到曾經在這片土地上生活過的祖祖輩輩。”

張甲齡編修的《汪家峪村張氏族譜》中記載:1972年在汪家峪村北發現漢代墓群,1972年在上汪家峪發現遼墓,1990年在汪家峪前山南面羊耳峪發現一座遼代石墓,2000年原汪家峪村(現紫云山莊處)發掘出古猛犸象門齒化石,2004年汪家峪發現新石器晚期的古墓葬,2005年汪家峪地區發現“巖畫”石龜……但是,他土生土長的汪家峪村已不復存在。

據《鞍山市千山區志》記載,1993年11月26日,鞍山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建區,征用汪家峪村土地1672.5畝,并撤消該村建制。這是一條城市化發展道路:征農田、拆舊屋、蓋高樓……20多年過去了,往日的汪家峪村,成了以高新技術產業為主體的綜合性新城區。

1994年,張甲齡所在的下汪家峪村動遷,全村居民陸續搬遷到原上汪家峪北山南坡上新建的居民樓區內(新峪社區),就在如今的綠色智慧城后面。下汪家峪村邁入了城市化進程,占全村人口90%張氏族人實現了當“城里人”的夢想。

據張甲齡描述,當年汪家峪村東邊有一條河——村里人叫它“東河”,其名實為南沙河,為太子河左側支流之一。還是幼童的他夏天常常與村里的小伙伴在河里摸魚戲水,太陽下山才想起歸家。張甲齡至今珍藏著幼年時期村莊的老照片,曾經的高粱地、老屋、院子,如今均被交通要道與現代樓群所取代。“汪家峪村的事、人、形象都在逐漸淡忘。比如汪家峪村名字的來歷,張氏祖先三百年前從廟爾臺搬遷過來,誰先搬遷,何時搬遷,這都是重修家譜需要整理的工作。”張甲齡說,為后人留一個汪家峪村真實的影子,為了不被淡忘,是他著手重新整理家譜的初衷。

當記者問他,為了編修家譜一共訪問了多少人?他搖頭。幾百人?恐怕不止,沒統計過。2017年他又開始與族人共同編修《千山廟爾臺張氏族譜》。這樣一種樸素的家族傳承觀,在曾為老師的張甲齡身上,則升華為保護、傳承家族歷史文化的高度自覺。如今,他已被推選為鞍山市譜牒文化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宗族傳承記憶,《張氏族譜》也成為了汪家峪村史中重要的刻度,成為鄉村時間的另一載體,《汪家峪村張氏族譜》厘清傳統延續與現代融合的理念,在堅守中為鄉村文化的歷久彌新擔當。

全媒體記者 王尤

聲明:本網部分文章轉自互聯網,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告知本網處理。
責任編輯:韓簫陽
雷霆万钧读音 5429838264619378895787937193568085166074425046684074151138670882027536181561264636542675068079417244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