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万钧读音
千華體育 > 千華專題 > 鞍山的古樹名木 > 正文

【城市花園·古樹名木尋訪】秋深橡子熟 散落榛蕪岡 鞍山古樹名木傳奇十一

摘要: “其實,最耐渴的就是柞樹這樣本地的鄉土植物。”林業專家孫忠誠一直建議記者在“鞍山古樹名木傳奇”系列中寫一寫這樣的鄉土植物,經過幾千年、上萬年的自然選擇,在適應了北方的氣候條件之后,逐漸成長為“像刀、像劍,也像戟”的滄桑古樹。

“其實,最耐渴的就是柞樹這樣本地的鄉土植物。”林業專家孫忠誠一直建議記者在“鞍山古樹名木傳奇”系列中寫一寫這樣的鄉土植物,經過幾千年、上萬年的自然選擇,在適應了北方的氣候條件之后,逐漸成長為“像刀、像劍,也像戟”的滄桑古樹。

來自西伯利亞的冷空氣和盤旋不走的暖空氣已經在城市上空對峙了幾個星期,溫差在10攝氏度至20攝氏度之間顛簸,一場雨加速了秋天走向冬天的腳步,而滿地成熟的橡子也間接告訴人們深秋的到來。如果不是在收獲的季節,恐怕很少有人會在意千山景區內的柞樹,作為本地分布最廣泛的一類鄉土樹種,柞樹既不像松柏杉那樣蒼健挺拔,也不像水曲柳、黃菠蘿、胡桃楸那樣享有盛名,更不及柳樹榆樹那樣妖嬈多姿。柞樹又稱橡樹,是殼斗科櫟屬300多種樹的統稱,鞍山地區的柞樹多為遼東櫟、蒙古櫟,柞樹也是東北林區中主要的次生林樹種。

2_05

在千山每一片油松古樹群中都會輕易遇見柞樹,即使在坡度較陡、干旱少雨的山脊和山岡,或是松樹難以立足的荒蕪之地,柞樹也能生長。遇到像去年那段干旱少雨的季節,柞樹長勢也依然旺盛。柞樹樹皮粗糙,裂縫較深,樹干蒼勁倔強,枝杈恣意生長,腳下養護著千山的厚土,裹纏著參差多態的山巖。入秋落葉之后的柞樹,表現出一種野性和任性,全無城市常見樹木的柔媚,也因此柞樹尤其不適合做城市行道樹。在能源還比較緊張的年代,柞樹曾擔負了燒柴的重任,也是山區農民賴以生存的生活消耗物品,一茬茬被砍伐更新,又一茬茬發出新枝長大。

根據鞍山市野保站登記的古樹名木資源名目,鞍山全市境內生長超過百年的柞樹并不多,在千山景區內有20余株,樹齡最大的一株柞樹佇立在中會寺的塔邊,已經有500多年歷史。

1

跟隨千山林業所的養護人員上山,找柞樹很容易,但是找成為古樹的柞樹卻不易。中會寺的這株柞樹樹高12米,胸徑62厘米,樹葉綠中帶黃,地上落葉中可見棕色的樹籽,樹籽一半是絨毛,一半是光滑的硬殼,和榛子很像,這是柞樹的果實——橡子,也是松鼠的最愛。秋來橡子熟透了,落在荒野里,便是松鼠、野豬之類野生動物的吃食,千山里的老柞樹會解決千山許多生靈的生計問題。

downLoad-20191108142456

橡子,以前是人類的主食之一,在缺衣少食的年代,曾是非常重要的糧食。早在《韓非子·外儲說右下》中就有記載:秦大饑,應侯請曰:“五苑之草著、蔬菜、橡果、棗栗,足以活民,請發之。”在糧食短缺的年份,山里野生的橡子,能幫助人們度過饑寒交迫的冬季。山民們將它撿回來,加工成各種食物,比如橡子面、橡子粉、橡子豆腐。不少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出生的老人都對橡子面記憶深刻,苦澀的味道也曾經是大家的勵志食糧。《齊民要術》中對柞樹的栽培和果實也做過詳細記載:“櫟實,橡也。”而《本草綱目·果部第三十卷果之二·橡實》記載“時珍曰∶木實為果,橡蓋果也。儉歲,人皆取以御饑。昔摯虞入南山,饑甚,拾橡實而食。”有柞樹的地方農家在秋天都會去撿拾橡子,一些山中的寺廟僧人也常收集附近的橡子作為儲備,甚至還有詩歌流傳至今。例如杜甫在《北征》一詩中曾經寫道“山果多瑣細,羅生雜橡栗。或紅如丹砂,或黑如點漆”,同樣是唐代的詩人,皮日休曾經在《正樂府十篇·橡媼嘆》也描述過采橡子的經歷:

秋深橡子熟,散落榛蕪岡。

傴僂黃發媼,拾之踐晨霜。

移時始盈掬,盡日方滿筐。

幾曝復幾蒸,用作三冬糧。

相比對橡子的重視,柞樹卻很少引人注意。現代詩歌中最為著名的是舒婷《致橡樹》:“你有你的銅枝鐵干,像刀,像劍,也像戟。”

林業專家告訴我們,柞樹長大成銅枝鐵干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樹干直徑一厘米左右的柞樹,長起來最起碼得要十年的工夫,木材堅固足夠硬朗,抗腐性強,在建筑上有廣泛用處,還可加工制作家具,燒制木炭。

柞樹渾身是寶,鞍山還有不少地區有吃餑欏葉餅的習俗,上山采回鮮嫩的柞樹葉,將高粱米面調成糊狀,攤在餑欏葉子上面,夾上或甜或咸餡料,擺到鍋內蒸熟,會有特殊的香味,這就是餑欏葉餅(也稱玻璃葉餅)。習俗源于何年代,沒人說得清楚,時至今日還有不少農家院將此作為特色食物保留。

downLoad-20191108142504

柞樹品性很堅忍,雖然不挑剔土壤,耐寒、耐旱、耐污,但卻極易招致栗山天牛等病蟲害,所以本地的柞樹能夠活過100年的很少。除了古樹日常養護,每年千山風景區都會對古柞樹進行普查,如果觀測到古樹存在生長不佳、空洞、斷枝的情況,就會采取打吊針、更新營養土的方法。

柞樹擅長在裸露瘠薄的陽坡土壤上生長,在岫巖山區所有可以生長的地方,都可以播撒它們的種子,岫巖也因柞樹多而成為柞蠶的故鄉。據林業專家王忠鈺介紹,因為養柞蠶需要鮮嫩的葉子,每年一茬茬嫩葉被柞蠶吃掉,露出了枝干,再一茬茬萌發,恰好躲過了栗山天牛的病蟲害。這里有幾代從事柞蠶放養業的農民。柞蠶以柞樹葉子為食把它轉化為蠶絲,岫巖也因柞樹而成為“柞蠶之鄉”,蠶民認為柞樹是“搖錢樹”“致富樹”,而柞樹堅忍的性格也讓它們在此繁衍了世世代代。

年復一年,冬去春來,古柞樹像古代無畏艱險的勇士,向人們展示它那挺拔的身軀,粗大的樹干,粗壯的樹叉,密密的枝條,與風雪搏擊,雪后,如華蓋一樣的樹冠上落滿積雪,銀裝素裹。它猶如不停歇的老人,見證著歲月的流逝……

全媒體記者 王尤 文/攝

責任編輯:韓簫陽
雷霆万钧读音 521891476017419148647197688501933416736562326672180101336734418178629844867789712974944714963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